谪仙

基本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自在随意,佛系,这个号只发盗墓cp,盗墓同人。另一个号天命玄鸟,瞎写乱扯。

一次误操作

*无厘头,严重ooc,写着玩儿,由《重启》漫画来的沙雕恶趣味,无cp

-------

雨下的越来越大,后来变成了倾盆大雨,在杨大广的祖坟里,墓土变得松软,雨水顺着四壁流下,墓顶开始坍塌,石头纷纷砸下,小哥还没有从墓道里爬出来,吴邪开始担心起来。

吴邪贴着棺材板,侧耳倾听,可以听见传来有规律的铛铛响,声音反复了几次,吴邪听得明白,这是小哥在用敲敲话在传递消息。

吴邪不由得心中纳闷儿,小哥儿什么时候学会敲敲话了?记得自己和胖子没有教过小哥敲敲话呀!?神仙都不用学习的吗?一个神念就会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吗?那么自己在心中骂他无数遍老骚男,是不是他也知道了呢?

“出口……东南……30米”,吴邪口中轻轻低语,这是小哥儿在告诉自己,出口在东南位置30米处。

眼看墓顶的土块,石块纷纷落下,胖子拽着吴邪快速的逃出了杨大广墓。

跑出来的吴邪,向东南方向目测了30米,然后招呼着胖子开始挖坑救人。

“小哥,坚持住!”

吴邪和胖子两人飞快地掘着土,时间就是生命,出口儿被泥土覆盖了,里面的人想出来,谈何容易?

两个人挖了能有五分多钟,一股寒意慢慢儿的从两人心中升起,人憋一口气能挺多少时间?

胖子不仅青筋暴露,大喝一声“小哥,我来了!”向泥土使劲铲去,吴邪也同样用力地向泥土铲去。

只听当的一声,两个铁锹好像铲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。

“胖子,我好像铲到了什么?”

“我也感觉到了……”

两人停了下来,观察,只见一股鲜血从两个铁锹下的缝隙处喷射出来。

接着,一个人满头是血的人从坑里爬了出来。“是小哥!”胖子喊道。两人将小哥儿拉了出来。

“吴邪,你也不小心点儿,你看你那一铲子,都把小哥的头铲出血了!”

吴邪心中不仅大骂胖子,刚才你使的劲最大,最重的那个伤口也是你弄的吧?

小哥看向了吴邪和胖子,说道“你们两个驴粪蛋蛋,干啥子咧?”

小哥儿说完这句后,就不能动了,奄奄一息的喘着气。吴邪和胖子对望了一下。

“胖子,小哥儿刚才说的是方言吧?他不是东北人吗?不应该说东北话吗?”吴邪甚是疑惑的问道。

“是啊!他不应该说,你们两个二货,嘎哈玩应吗?”胖子回答道。

“难道?你的那一铲子铲到了小哥儿的语言神经?改变了小哥儿的语言体系!”

“不能吧?”胖子摇晃着受伤的小哥,对他说道“小哥儿,你说一句你瞅啥?”

“你个瓜娃子,我看你脑阔饼蹦,硬是哈戳戳瓜西西!”小哥儿嘴里蹦出来一段胖子听不懂的川话。

“吴邪,小哥在说什么?”胖子不解的问道。

“小哥儿说你个傻孩子,你就是个缺心眼儿的二货。”吴邪解释。

“完了完了!小哥被那一铲子彻底搞坏脑袋了。”吴邪同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吴邪,把你的手给我。”小哥儿有气无力的说道。

吴邪把手伸了过去,小哥用沾着血的手指在吴邪的手心处画了一个圈圈。吴邪心想小哥这是要给他留下一些重要的信息。

“胖子,小哥儿这画是什么?”吴邪向胖子问道。

“一个圆圈儿?难道是小哥发现了古墓的新线索?”胖子回答道。之后,两人不解地都看向了小哥。

“画……”只听见小哥儿有气无力的说着。

“画……”





……









“画个圈圈,咒死你两个龟儿子……”说完小哥儿不省人事,昏了过去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



吴邪: 小哥儿的诅咒很灵验的,胖子怎么办?

胖子: 我也没有办法呀!

吴邪: ……不如埋了吧!

胖子: ……好主意……就这么干。







作者: 哈哈哈哈!请原谅我无厘头的二货沙雕恶趣味吧!





一次误操作(上)

根据重启漫画第15话改编,ooc,那个时候看到这个场景,就想如果吴邪和胖子铲到小哥的头会是怎样?条漫,往下滑。

吴邪:小哥,别死!
小哥:吴邪,你个驴粪球球的……呃……

哈哈哈哈!😂😂😂还有下篇哦!

最后一页的情节,原文是没有的,是我加进去的,算改进吧!
3张图,别忘向后滑!每次发图,都担心会不会被吞,真累人。

有露屁股的图,不知道老福特让不让发,愁人呢!
两张图,别忘往后滑。

这是三叔写的《盗墓笔记》之外一篇小文,《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》,小文儿很短,我给改编成漫画了,两年前画的,画的不咋滴,那时手法真是很嫩呐,凑活着看吧!
在《盗墓笔记》这本书里,我第二喜欢的人物就是胖子,胖爷是唯一一个不带任何目的,全心全意,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,我感觉大家都欠胖爷一个敬礼!有时间还会画胖子的。
两张长图,别忘向后滑啊!未完,还有两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