谪仙

基本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自在随意,佛系,这个号只发盗墓cp,盗墓同人。另一个号天命玄鸟,瞎写乱扯。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(九)(完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————
(九)

“是你,……张……起铃?”他本想推开对方,但一看对方是张起灵,抬起的手又放下了。他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,心跳的砰砰响,脸瞬间就红了。

张起灵低下了头,四目相对,此情此景,让青年羞红了脸。

“你身(生)……殡(病)了!”张起灵说道。

噗嗤一声,青年好似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,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。“是生病了!不是身殡了,我还没死呢!哈哈哈哈!”

似遭到了嘲笑,张起灵想要起身。吴邪一下抱紧了他,心里不仅大骂自己,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呢?白菜都知道拱猪了,猪怎么还傻不愣怔的。

“对不起!你别生气。”吴邪连忙道谦。“你,怎么……怎么又回来了?”吴邪不解的问道。

“……救你!”张起灵回答。

“谢谢!”

“张起铃,那你能不能不要走了?” 吴邪抬起了头望向张起灵,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充满了渴望,似在哀求。

“我喜欢你,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了。我们人类只要相爱即使两个男人也是可以在一起的。”吴邪抓住了张起灵的手,有些颤抖。

“你留下来好不好?我会永远对你好的,今生也只对你一个人好。”吴邪语气诚恳,眼圈儿都有点儿湿了。他是真心的喜欢眼前的这个人,他要把心中的话都说出来,不想留有遗憾。

看着眼前这个真诚的青年,张起灵似乎也被触动,点了一下头,认真地回答了一个字“好!”

吴邪似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真的?”他又问了一遍。

“好!”

这回吴邪是真的确定了,他简直太开心了。他抱着张起灵就地翻滚了起来,也不管谁的鸟儿压着了谁的鸟儿,让另一个人都有了反应。他只感觉自己现在正抱着一件珍宝,一个让自己无比快乐的源泉。

张起灵感觉到了尴尬,推了推吴邪,令下身分开了一些,接着说道“你屎(是),你屎(是)……”后面一个词让他有些语塞,他不知道如何发音,最后终于说出“……我……戏服(媳妇)。”

吴邪心里叹了一口气,心想眼前的人哪儿都好,就是这个说话发音啊,有点儿愁人,哎!以后慢慢儿教吧。

“好!你跟我说一遍,我是你……媳妇儿。”吴邪一字一句,语音清楚地说道。

“你是…我…媳妇儿”,张起灵学着吴邪的发音说道。

“对了,发音很好” 吴邪点了点头。“再说一遍,我是你媳妇儿!”

“你是我……媳妇儿!”张起灵又说了一遍。

“嗯!对。”

吴邪似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但他只注意发音了,并没有在意别的,也就没有往字面深层的意思思考。

“一眼(言)为定?”张起灵接着说道。

“是一言为定,反悔是小狗儿。”吴邪接着说道。

两个人似对某种协定达成了一致。张起灵很满意吴邪的回答,刚才吴邪已经答应了做他的媳妇儿,对于做桩婚事,那他就再也没有什么要求了。

而吴邪这边,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,张起灵是在跟他说正经事,张起灵的发音让他很不爽。

从头到尾,吴邪都没有觉得自己是最终被压的那一个。在他的意识当中,谁漂亮,谁看着像个女人,谁就是下面儿的那个。当然,这个人肯定不是自己。直到新婚夜晚,他才幡然悔悟,这他妈不是自己找了个媳妇儿,而是自己找了个老公……啊~~~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吴邪的病没有什么大碍,只烧了一宿就不再烧了。张起灵和吴邪,很快就找准了方向,将船行驶回岸边。

快到岸边的时候,吴邪看见张起灵还是光着身体实在不雅。但船上又没有什么衣服,只有那一条裙子,最后只能叫他穿上那条裙子。张起灵摇头,就是不肯。吴邪好说歹说,最终也只能让张起灵将那条裙子围在了他的胯间。

到了岸上吴邪就遇到了他三叔,吴三省上去就给吴邪一个脖溜,“你小子这几天都去哪儿了?我们全家都急死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哎呦!三叔,你轻点儿打,都疼死我了,我不是跟你说了吗,我要出海几天。”吴邪揉了揉被吴三省打疼的脖子。

“三叔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你的侄媳妇儿。”吴邪将身后张起灵介绍给了吴三省,然后对三叔耳语了几句。

“大侄子啊,这就是你抓到的人鱼?你确定……它是母的?”看着穿着红裙子,赤裸着上身,但面容相当惊艳的张起灵,吴三省张大了嘴巴。

“你当我是瞎子?”

“咳,嗯……这个以后再说。”吴邪赶紧拉着张起灵回到了自己的家。

…………

吴家人听着吴邪的叙述,虽然感觉整件事情诡异又奇怪,但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,吴奶奶是人鱼,吴邪领回来的这个人怎么就不能是人鱼呢?

闽粤这边民风从古就很开放,况且在明清时期,还流行过契兄弟的习俗,虽然现在已经不流行,但是对男同志之间的结合容忍度也相当高。吴邪他二叔吴二白就是一个例子,他屋里的就是一个男子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三个月后,吴家为吴邪和张起灵举办了婚礼。在新婚之夜……

“反了,反了,你在下面儿……”吴邪挣扎着,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
“……当时说好的,你是媳妇儿……”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让张起灵能够说出标准的普通话了。

“啥时候?”

“在船上……”

“你他妈,那种口音,谁能听清楚啊?”接着吴邪就学着那时候的张起灵口音说道“我行(雄)的,行(雄)的,……”

张起灵笑了,对吴邪说道“吴邪,我也行的……。”然后身子就压了下去。

“啊!~~~~”

语音不通害死人呐!吴邪流下了面条一样宽的泪水。

(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 会有一个好玩儿的番外。


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(七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七)

“你等一下!”吴邪叫住了张起灵。

吴邪转身拿出了一个防水包,然后将他剩余的糖果和零食,一股脑的塞了进去。划紧防水包,然后将防水包挂在了张起灵的脖子上。

张起灵看到吴邪做这一切时手都是颤抖,眼角红通通的,似有一滴眼泪在眼中打着转。

最后吴邪拉住了张起灵的手,他想要说几句道别的话,但好半天也没有说出来。“张起铃,……,我……,你……!”

吴邪似有千言万语,此刻都卡在了喉咙当中,最后只说道“糖果给你,记得慢点儿吃。如果你以后……,”吴邪哽咽了一下,“你以后想吃了……可以到海边的***村来找我要,如果你可以上岸的话,随便问村里的人都知道我住在哪儿。如果你不方便上岸的话,每个星期我都会出海打鱼,你可以在海里等我。你想吃什么?我都会给你买。如果你想吃鱼锅,我也会给你做……我……。”一滴眼泪从吴邪的眼角流了下来,他再也说不下去了,他是真的舍不得张起灵,他紧紧地抓着张起灵的手不想放开。

张起灵没有甩开吴邪的手,任凭他抓着自己。最终吴邪还是放开了手,张起灵看了吴邪一会儿,点了一下头算是告别,然后跳入水中,向远方游去。

吴邪站在船边,看张起灵一转眼就游不见了,连头也没有回,他更伤心了。但他还是四处张望着,想搜寻那个美丽的身影。但他什么都没有找到,5分钟之后,吴邪确信张起灵是真的走了,他终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。

“媳妇啊!我的媳妇儿啊!啊……玲玲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吴邪一边哭一边用脚踹着那一堆渔网发泄情绪,他之后也不想抓什么人鱼了,即使以后能抓到一条雌性人鱼,他也不想要了。

都说年轻的时候不要遇到太令自己惊艳的人,不然后半生都是遗憾。爱情里最大的悲伤莫过于爱而不得,和忘记不得。

正当吴邪认为事情就这样结束时,他不知道还有更可怕的事情等待着他。

吴邪有1/4的人鱼血统,他之前曾经对着大海发过誓,要一生一世的爱张起灵,但当吴邪和张起灵分开的时候,吴邪就等于背叛了他的誓言。人鱼的誓言是不可以违背的,一旦违背必将受到惩罚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这时候,大海深处的某种力量似察觉到了有个人鱼违背了誓言,它感觉到了愤怒,他无法容忍这种背叛,它要将违背誓言的那个人鱼埋葬于大海。

……

突然之间,天空由晴变得阴沉,乌云刹那间密布整个天空,遮挡了所有的光线,天空有如锅底一样黑。吴邪看了看天,又看了看表,正好六点整,他心想不好,这是暴风雨的前兆。

吴邪心中诧异,他在出海之前特意看了未来15日的天气预报,在这半个月这片海域应该没有台风和不好的天气啊?怎么突然就要下大雨了呢!

狂风开始刮起,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,瞬间将吴邪浇个透心凉。大海也变得波涛汹涌,波浪打的一浪比一浪高,小船跟随波浪上下翻滚。

吴邪的船是个小型的电动打渔船,有七米来长。为了防晒在一边搭了一个简易的遮阳棚。这种渔船可以承受一般的风浪,但大的风浪就非常危险了,因为没有驾驶舱可供人躲避。吨位也不够,一个大浪打来很容易翻船。现在,吴邪就只能紧紧的抱住一根木柱,任凭风雨打在身上。

船摇晃得太厉害了,感觉下一秒就要翻了。吴邪虽然也经历过不好的天气,但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大的暴风雨。他有些害怕,但也只能咬着牙死死地挺着。

吴邪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违背了誓言所致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张起灵已经游到了几公里之外,新生的双腿让他游得很慢。突然间他感觉有些不对,似乎大海深处的某些力量被唤醒了,好像在愤怒着什么,天空与大海都变了脸,紧接着暴雨拍了下来。

他忽然想起,之前吴邪发的誓言,他顿感不妙,他停了下来,考虑要不要回去。正在思考的时候,他感觉到胸前的包带似变紧了,包也似乎变得沉重了。张起灵在心中叹了一口气,转身往回游去。

……

渔船随着海浪高高的被挑起,船身已经变得倾斜,吴邪吓得放声大叫。这时又一个大浪拍来,吴邪的力气已经用尽,再也抱不紧木柱,一下子被海浪卷到了水里。

吴邪由于有人鱼的血统,水性非常精妙,平时他甚至可以在水中憋气十分钟。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他好像失去了那种能力,突然像变成了稚子一般。又一个大浪打来,一下子将吴邪卷到了海底。

反抗,挣扎,不甘,对生命的渴望,从来都是人性当中最顽强一面的体现。但是,这种顽强在大海的恐怖力量面前,微不足道。

接着是气力用尽,恐惧从四面袭来,放弃,停止挣扎,直到最后一口气被用尽,无尽的黑暗席卷而来。

在他闭眼之前,他恍惚看到有一道白影出现,是谁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

小张心想,该!让你嘴欠,遭报应了吧!真解气!🤒😤

小吴: 大哥我错了……😩,好汉,救命啊!

小张: 别叫好汉,叫老冬(公)!

小吴: 是……老……公……吧?你妈批……挺不住了……咚,咚,咚……咚……

这一章好平淡啊!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 (六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六)

吴邪似被滚滚的天雷劈中,好几分钟他都没有缓过来,一直盯着张起灵的那话瞅。张起灵似不愿意看到青年的失望,转过身去避开了他的目光。

“啊~~~!”吴邪痛苦的大喊一声,似不能相信他看到的一切。他见张起灵转过了身体,遮挡了那话儿。再看着那美丽的侧体,他感觉刚才的一切又都是在做梦,想要再次看个究竟。

吴邪走到张起灵的跟前,扳正他的身体,他又一次被天雷击中,但又不想相信那是真的,伸手就向张起灵的胯间摸去,张起灵一下子就抓住了吴邪的手腕,一个背口袋将吴邪扔进了海里。

……

当吴邪爬上船的时候,已经浑身湿透了。他坐在船板上,海水顺着他的脸颊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,弄湿了好大一块甲板。

他终于认清现实,他现在可以说是悲伤他妈给悲伤开门,悲伤到家了。

一分钟前,他还感觉到人生达到了高潮,达到了巅峰,下一秒就他妈的从巅峰上摔了下来,摔个稀碎不说,还是连渣渣都不剩的那一种。

他现在的心情就好比,大美女杨幂走到你面前跟你说,我们结婚吧!下一分钟你突然发现这他妈是个梦。简直是要多失望就有多失望。

……

那边的张起灵看着吴邪坐在甲板上不动。头耷拉在两腿之间,手捂住了脸,双肩在颤抖着。虽然没有声音传来,但张起灵知道吴邪在哭。

张起灵开始活动身体,做着伸展,踢腿和下蹲运动。显然新生出来的两条腿他还无法适应,连站稳都有点儿费劲。想要自由活动还需要一段时间。

吴邪转过了头看向了张起灵。心想,你一个大男人,为啥不长的丑一点?你为什么不长胡子?你为什么声音那么好听?你头发为什么那么长?你皮肤为什么那么白?你眼睛为什么那么美?你嘴唇为什么那么红?

这简直就是诈骗,是犯罪,不带这么玩儿人的……

一股愤怒从他的心头升起,几乎是吼着说道“你他妈是个男的,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?”

张起灵转过了头看向了吴邪,他指了指自己的裆部,生硬地说道“我……行(雄)的。”

“你他妈还说‘你行的’,你哪儿行啊?你是能给我生孩子,还是能够跟我过一辈子?”吴邪的眼泪又被气了出来。

“还你行的,你行的……,行的……雄……的?”等一下,吴邪突然意识到了张起灵不是在说“行的,而是在说雄……的……!……诶呦我去………”。

如果他猜想的没错的话,张起灵也根本就没有答应他的求婚,一切都是自己搞错了。吴邪又好似被天雷劈了一下。

“那么,你一个男同志,叫做……叫做……起玲……玲这么女性化的名字合适吗?”愤怒使吴邪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这回张起灵的眼睛似蕴含了一丝怒气,似乎在说,这一切都是你他妈自认为的好吗?吴邪看到了那双眼睛,知道了他可能又理解错了,也许他口中的“起铃”不是真正的起玲。

这回吴邪是真的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了,一切都是自己做的,怨不得别人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太阳缓缓的沉入了大海,只露出了半边脸,似乎也不愿意看到这艘小船上发生的事情。

天空飞过了几只海鸥,不合时宜的发出了一连串的,尖锐嘹亮的“欧,欧,哦,哦,哦!”声。海鸥的声音很像笑声,也似乎在嘲笑船上有个傻小子干了一件特傻的事情。

天空变得暗了下来,收起了他和煦温暖的一面,慢慢的显露出阴暗寒冷的那一面,似无情才是永恒。海面也变得不再平静,一个浪打来摇得小船上下颠簸。

……

“你走吧!”最后吴邪有气无力的说道。他现在还有什么理由留住他呢?人家是男的,不可能跟你过的。你再有情,也都是没有用的。

张起灵这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少了,他在船上来回走动了几圈儿,最后蹲在了青年的面前。说道,“舞(吴)……鞋(邪),谢谢……你的完(晚)……惨(餐),后会……有气(期)!”

听着张起灵别扭的发音,虽然他知道张起灵不是那个意思。但吴邪还是联想到,我他妈是完了……惨了,你最后还要气我一下,真是谢谢啊!

张起灵说完,看了看天空,辨认一下方向。虽然他现在变成了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变成人鱼,也许需要一个星期,一个月,再或者一年。但他不能够赖着不走,他知道离这儿不远有一座小荒岛,他可以暂时躲在那里。

张起灵走向了船边,就要往海中跳。这时吴邪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臂……

“你等一下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 可怜的小吴,这一天被天雷击中了好几回,为啥谈一个恋爱就这么坎坷呢?你们说虐不虐,虐不虐? 但是我喜欢,哈哈哈哈!\(ヒ•ω•マ)/真是个憨憨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(五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——————
(五)

人鱼没有伸手去接,似有警惕。吴邪连忙扒开了一颗,放到嘴中嚼着。又拿出了一颗,扒开糖纸递了过去。

这一回人鱼接了过去,放入了口中。人鱼脸上虽然没有表情,但是眼中却好像多了一道神彩。

“怎么样?甜不甜?这叫做糖。”吴邪说道。“如果你喜欢,我这还……有……”,没等他说完他就看到人鱼口中翻滚了两下,喉结一动,咽了下去。

吴邪心想那么一大块,难为他怎么咽下去的。“你不要吃的太快,糖要放在嘴里含化了,不要马上咽下去。”吴邪将自己嘴里的奶糖露出来一截儿说道。

人鱼向吴邪伸出了手,示意再来一块儿。吴邪又递过去一块糖,这回是块巧克力。

人鱼看到这回是黑乎乎的一块,闻了闻,没有吃,似乎在说这块跟刚才的不一样?最后,还是在吴邪的示意下放在了口中。

人鱼立刻感觉到了不一样,刚才的是香甜,这回不只香甜,还顺滑可口,香浓美味,感受着巧克力在口中一点点融化,人鱼慢慢的瞪大了眼睛,他感觉好极了。

“好吃吧!这叫做巧克力。来尝一尝这块,加了杏仁的。”

吴邪从小就爱吃糖和零食,这次出海,他带了很多高能量的东西,两大袋儿奶糖,两斤巧克力,五斤牛肉干儿,一包干果,几大瓶饮料,和一大堆其他的零食。

吴邪见人鱼喜欢吃,就一股脑地将自己的所有存货都拿了出来,两个人开始大吃,大喝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,食物下去了一半儿。但这时候,吴邪发现人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脸色开始不对劲儿,变得发白,额头也冒上了冷汗,他一只手捂住了肚子,好像肚子疼的样子。

吴邪这才反应过来,大骂自己太粗心。心想,张起玲一直在野外生存,平时吃的都是生肉,而今天第一次吃熟的东西,肯定贪嘴多吃,之后他又吃了许多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吃过的糖果和零食,身体肯定无法承受,难受是必然的。

“对不起,张起玲!我不应该给你吃太多这些东西的……”吴邪抱歉的说道。人鱼摆了摆手,趴在船舷边儿,哇的一声吐了起来。

吴邪赶忙给他拍背,心想做鱼有什么好的?穿也穿不着,吃也吃不着。光着身子住在冰冷的海里,人类还往海里扔垃圾,倒脏水。住在远海还好一点,如果住在近海,简直是一种生存的考验,海水都是黑的,平时打鱼,100米来长的渔网下去,也捞不上来几条大鱼。平时听三叔讲他以前打鱼的故事就十分的羡慕,他说那时候他一网下去至少上百来斤的鱼蟹。现在可好,一个地笼下去,能抓个一、二十斤就算丰收了。

吴邪赶紧收拾好船板上的零食,扶起张起灵,给他倒了一杯水。看着人鱼有些苍白的脸,吴邪立刻心疼起媳妇来,心想我们这里这些最常见的东西,媳妇一点也没有吃过,见过,真亏。他下定决心,以后要更好的待她,不让她受一点儿苦,让她尝遍各地的美食,养的胖胖的、肥肥的,这样才不枉跟他一回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徐徐的海风轻轻的吹着,落日的晚霞在天边布了一层薄薄的红纱。阳光挤过薄纱的间隙,投射出几道亮丽的橙光,将船上的两个人照的熠熠生辉。

一个长发青年,侧身坐在船弦边,正抬着头看向那落日,他目光淡然,表情安详。那余辉将他包围,侧影好像落日下最圣洁的大理石雕像,令人唏嘘感叹,完美也不过如此。

他旁边有一个短发青年,似被这景色震撼到,呆住了。直至几十年后,每当吴邪回忆往昔说起这个时刻时,仍觉好似历历在目,犹如发生在昨日一般。

晚风将一缕长发吹起,飘到了另一个短发年轻的脸上,惹得那个短发年轻打了一个喷嚏,这才将他的神志拉回。

这个喷嚏也惹得长发青年回过头来看向了短发青年,好看的蓝眼睛里有一抹蓝色的光影在流转着,好像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,令见者无法自拔,甘愿溺死在其中。

短发青年立刻红了脸,手足变得无措起来。青年心想,三千溺水,只取一瓢饮。我吴邪今生若得此一人,足矣!

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张起玲,我可以……叫你……玲玲吗?”吴邪红着脸,缓缓地问道。

人鱼看向了吴邪,似一脸的无奈,默不作答。

“………你咋又用那种眼神儿看我呢?……”吴邪的自尊心又受到了1万点的打击。 不让叫,就不叫呗!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吴邪感觉时间差不多少了,就问道,“你转换完成了吗?”

张起灵掀起毯子的一角看了看,点了点头。在吴邪的角度他什么都没有看到。

“我有个礼物要给你。”吴邪说完从包中翻出了一件礼服,那是一件女人的裙子。大裙摆,薄薄的网纱上面绣满了大朵的红花。这是吴邪特意从网上买的,就等待这个时刻,他要将最美丽的裙子穿在他中意的女子身上。

张起灵看向了吴邪,也看到了他手中的那件裙子。他叹了一口气,说实在的,他都有点儿不忍心伤害眼前的这个青年了。

张起灵的手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坚定的一把将毯子掀开。

……

吴邪瞬间石化……

……

不是……,那个……,不对……不对……

张起玲,你胯间……那个叮铃当啷的东西是啥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

吴邪流着口水: 玲玲儿,玲玲儿,你真好看!

小哥(一口大碴子味儿): 瞅你那个损色!

——————

吴邪: 我有个礼物要给你……

小哥: 我也有礼物要给你……,之后将毯子一掀。

当当当当!意不意外?惊不惊喜?刺不刺激?

哈哈哈哈!不行了,笑翻了( ՞ਊ ՞)23333333

其实这一更,吴邪受的打击挺大的,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略有小虐,真的抱歉!但我感觉虐虐也怡情。

玲玲这个称呼,是网友格格打酱油路过,给的灵感,感谢😊。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(四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四)

既然已经暂时无法再回到海中,人鱼也变得安静沉默了起来,转头看向大海不再看着青年,可能是实在看着闹心。

吴邪看人鱼不再看自己,也了无所趣,就端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盆儿鱼肉,递了过去。

“给你,吃吧!”吴邪说道。

“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,但船上只有这些,以后上了岸,你想吃什么只管说,我妈妈做饭可好吃了。我妈妈,也就是你将来的婆婆,人真的可好了,对你也会像对我一样的,………你放100个心……我们吴家人都会对你好的……”吴邪布拉布拉碎碎念叨着,也不管人鱼爱不爱听,反正他心情是蛮好的。

人鱼也确实是饿了,也不需要跟谁客气,伸手就将盆子接了过来。他看到盆中都是处理好的,去掉刺儿的洁白的鱼肉,其中还有几大片蟹肉。他分辨出这些鱼肉是这片海域特有的鱼种,肉还都被切成柳条形,便于食用。

人鱼第一次吃这样精细的食物,感觉有些好奇,他们人鱼抓到鱼之后,都是直接吃的,虽然只吃背脊和身体有肉的地方,但是也不会剃鳞去刺,像这种精致的吃法。

人鱼拿起肉来捏了又捏,放入口中,确实一根刺儿都没有,他感觉到了这个青年的细心。

人鱼吃着鱼肉,就看见那个青年那边,拿出一样东西,上面儿放了个锅子,里面放了鱼肉和水,又拿出了一个小东西,啪一下点着了火。

“那个,我想你可能吃不惯熟的东西,就给你准备的是生的鱼肉,我们人类得吃熟的东西。”吴邪解释道。

吴邪往鱼肉当中特加了一小包煮鱼专用调料。鱼肉开锅就烂,不一会儿,鱼肉的香气传了出来。吴邪盛了一盆儿鱼肉,开始吃起来。

鱼肉的香味儿传到了人鱼那里,似乎引起了人鱼的注意,不仅放慢了吃的速度。他忽然觉得自己的食物一下子变得难吃了,青年那里的食物具有无穷的吸引力。

吴邪正吃着,就看见人鱼不再吃自己的那盆儿鱼,反而看着咕嘟咕嘟冒泡的鱼锅儿两眼放光。

“你吃这个吗?”吴邪向人鱼问道。

人鱼点了点头,将吃了一半鱼肉的盆递向了吴邪,并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冒着香味儿的鱼锅儿,意思是给我来一盆。

吴邪看到人鱼肯搭理自己了,自然是百般讨好,盛了满满的一盆儿鱼肉,递了过去。

“你小心点儿,烫,别急着吃。”吴邪嘱咐着。

人鱼伸手还是被烫到一下,但是他的指甲像刀子一样,戳起了一片儿放到了口中。

吴邪看到了人鱼有如刀子一样的指甲,不仅咽了一口吐沫,心想上岸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得给他剪指甲。

人鱼第一次吃熟的东西,顿感美味无比,紧蹙的眉头也平缓了下来,这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一发不可收拾。他一口接着一口,很快的吃光了盆里的东西。之后又将盆子递向了吴邪,用手指点了点鱼锅。

吴邪又给他捞了一盆递了过去,很快人鱼又吃完了,又指了指鱼锅,吴邪又给他捞了一盆。

吴邪心想,大妹子真能吃啊?!这一盆有1斤多,这都三盆了,你可千万别撑着啊!照这个饭量,以后会不给我吃穷啊?

想啥呢?吴邪不仅大骂自己不是男人,能吃是好事儿,媳妇儿能吃咋滴了?我高兴。

但当人鱼要到第六盆的时候,吴邪就真的高兴不起来了,他怀疑人鱼会不会被撑死?吴邪对人鱼摇摇头,说道“没有了,我只抓这么多鱼。”

话毕,鱼仓中就有一条鱼十分配合的拍了一下船板,好像在说这孙子撒谎。吴邪只有尴尬的咽了两下吐沫,将头扭到一边,装作没听到。

人鱼见青年不再给他了,就没有再继续管他要,而是扭头继续看他的大海。

吴邪看到人鱼的身体已经快要转化到臀部了,实在不好意思让他再这样光着下去,就找了一块毯子搭在了人鱼的腿间。

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?”吴邪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人鱼转过了头,看了青年好一会儿,缓缓地说道“张……骑(起)……蝇(灵)”,似乎他也感觉到自己说的不对,又说了一遍“张……起……鳞(灵)”。

“你说你叫张起……鳞?”,吴邪有些诧异,心想你一个鱼叫做起鳞,好吗?不痛吗?

人鱼似被气着了,一贯冷漠的脸也有了一番变化,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一遍“张……起……玲儿(灵)”。

“噢!原来你叫张起玲啊!好听,真好听!”吴邪心想,女孩子呢!就应该起叫玲啊,花啊,丽的,听着就叫人心神荡漾,真是好名字。

“张起玲,你吃糖吗?”吴邪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块大白兔奶糖,递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

作者: 感觉吴邪一点儿都不傻,而且还很鸡贼。用食物来诱惑,这谁能受得了?对于从来没有吃过糖的动物,如果你给它一块糖,它很快就会跟你好的。何况是人呢?

哎!小哥啊!起玲啊!说你什么好呢?

哈哈哈哈!

【花邪】小花,你在哭吗?

*重启后,一发完 ,甜

从雷城回来之后,大家各自都回了自己的家。解雨臣伤得最重,也回到了北京,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一个月。他家族事务太忙,根本离不开他,他好了一点,就搬回自己的家里疗养了。

吴邪特意去北京看望小花,伙计的开门,吴邪走进了小花的房间。小花背对着吴邪坐在一张办公桌前,吴邪听到一阵阵计算器的叮叮声传来,似乎计算着什么。

吴邪转到了小花的前面,不仅面色一凝,他看到了他有生以来从没有见过的画面,小花……好像在哭……啊!?

一颗又一颗豆大的泪珠,竟从小花的脸颊上滑落。小花的脸之前伤得很重,虽然都已经消肿了,但仍然能看到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。原来俊朗的面容,现在也变得有些沧桑了,吴邪不仅在心里感叹着……

“你……小花……你怎么哭了?”吴邪问道。

小花拿过纸巾擦了把脸,不说话。

“谁给你弄的?”吴邪有些气急,他从来没有看过小花流过泪,哪怕是在雷城里,他被人吊打,也不曾见过他流泪。“有人欺负你?”

解雨臣说道“你想多了,上次伤到了眼睛,虽然没有大事儿,但也需要天天上药水儿。我刚刚上了药水儿。”

吴邪仔细看了看解雨臣的眼睛,果然有些红。

“那你就好好休息呀!还计算什么账目?多累眼睛啊!”

小花低下了头,看着面前的纸张叹了一口气。吴邪走了过去,拿起纸看了起来。“这是……?”

“对……,这是雷城的伤亡人员赔偿加补偿的账目表。”

“这数目也……太……大了……”,吴邪瞪大了眼睛。

“大吗?”小花反问,“我的伙计都是从北京城里找来的最好的,伤亡补偿金额自然也要按一线城市的计算。这一次,我损失了100多号人,一人就当赔300万的话,吴邪你帮我算一算,我需要赔多少钱?”

小花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,眼睛又湿润了,一颗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滑了下来。

“300乘以100,后面儿加一个万,3个亿!?……”吴邪的头上冒出了汗珠。

“还有没死的,受了伤的呢?我们解家名声在外,自然不可能赖账,也不可能少赔。零零碎碎加在一起,也需要3亿5千万。”

小花又拿起纸巾擦了擦眼睛,眼睛中的血丝看着更多了。

“吴邪……”小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啊?”吴邪有些发愣。

“早些年,那个鬼玺,我帮你垫付的两个亿,你得需要还给我。”小花儿看着吴邪的眼睛,缓缓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吴邪,这一次雷城,我们解家损失惨重,且一点儿收益都没有。而且救人也是我的主意,家中的几个老头子早就对我不满了,如果我不把这个坑填上,我就真得退位了……”。又有一颗豆大的泪珠,从小花眼中流出,小花吸了吸鼻子,说“这个药水儿真是太刺激眼睛了,眼泪一直流。下回真得换个药水儿了。”

“……”吴邪脸色有点苍白,听小花这样说。也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他了。雷城这件破事儿也几乎把自己害惨了,自己死了一个伙计需要赔偿不说,连车也给卖了。还欠了外面儿几十万的高利贷。

最后与焦老板的对持,小花损失了那么多伙计,吴邪和小花都清楚,这一切阴谋都与他的二叔吴二白脱不了关系。吴家欠解家的,吴邪感觉自己没有脸面对小花。

“小花,我……没钱……”吴邪看着小花,小花不说话。

“如果可以,我可以把自己赔给你,除了钱,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……”吴邪说出心里话,他觉得自己欠小花太多了,哪怕是把自己的命赔上,也不能还清。

小花直直的看着吴邪的眼睛,认真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许久之后,小花说道“……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吴邪神色肃严。

“我真的要什么都行?”小花再次问道,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。

“什么都行。”

小花走到了吴邪身边,一只手还吊着绷带,另一只手抬起抚上了吴邪的面颊。说道“我……要你……”

吴邪一下子愣住了,似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,说道“小花,别闹,说正经的呢!”

小花欺身上前,一下贴在了吴邪的身上,说道“我没开玩笑,我认真着呢!”

两人离得很近,呼吸都吹到了对方的脸上。吴邪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小花的眼睛,那双布满了血丝的漂亮的大眼睛显得与往常截然不同。他的眼神坚定,认真无比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眼底跳跃着,似渴望肯定,害怕拒绝,带着些许的忧伤与小心翼翼。

吴邪很早就知道了小花的心意,两个人谁都没有说破,这么多年过去了,吴邪以为他们会以朋友的关系一直走到底。

看着解雨臣的那双透露出满怀渴望,又有些带着痛苦的眼睛。吴邪不仅想到发生在雷城里的那一幕。自己被枪击中,向下掉落的时候。却被绑着、倒吊着的小花一把抓住,那时的那双眼睛,透露着视死如归的决绝。

……小花,只要你想要,我吴邪还有什么不能给的嘛?

“……不当解家的当家了?”吴邪问道。

“不当了。”小花回答。

…………

吴邪笑了,“只要不叫我还那两个亿,你怎样都行……”

小花也开心的笑了,这次是真的开心。

“好,这是你说的,我先收一次利息。”说完小花将吴邪拖到里屋。

“你急什么?你的伤还没有好啊?”

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嗯,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你亲哪里?那里不脏吗?”

“哎呦我去……”

“啊……你要节制啊!小花……”

“别叫小花,叫老公……”

“我日你个仙人板板的,你有完没完?啊……”

……

(此处不可描述,省略1万字。)

……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早晨,俩人都睡醒了,躺在床上抽着烟。吴邪一脸的疲倦,小花则一脸的餍足。

“赔了……”小花说道。

“什么赔了?”吴邪问道。

“你说呢?生意赔了呗!”小花接着说道。

吴邪终于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,一脸愤怒地说道“你他妈是不是拔吊无情啊?!我上也被你上了,你现在跟我说这种话?”

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!”小花笑得在床上翻来滚去。

最后抱着吴邪,亲了亲他的耳朵,在他耳边缓缓地说道“是你卖赔了!傻瓜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作者:

吴邪说,不赔不赔,两个亿呢?

小花说,这次只是利息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小花:  不还钱就肉偿……
吴邪: 你咋早不说!

哈哈哈哈!

今天肝了4000多字,快来夸夸我呀! 好累!

 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 (二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
————

(中)

“嗯!嗯!……咳!”

吴邪收敛了猥琐的表情,擦了一下嘴角,假模假样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。吴邪知道刚才自己的神情举动过分了。这要是把自己的小媳妇儿吓坏了,可就不好了。

吴邪赶紧将人鱼放在船板上,但是渔网并没有给他解开,仅仅把他的头从网中释放了出来。吴邪知道,人鱼的力量很大,一旦解开,也许就会被他跑了。

“你不要再挣扎了,这个渔网是特制的,你再怎么挣扎也是没有用的。”吴邪说道。

人鱼在渔网中挣扎了一段时间,感觉网子越来越紧,也就不在挣扎了,用像刀子一样的眼神儿望着吴邪。

一个人,一条鱼,两个人的眼神儿终于碰到了一起,两人这才看清了对方的长相。

吴邪倒吸了一口气,他都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。这也太好看了吧!吴邪第一次见到如此好看的人……鱼,眼前的人鱼简直可以把国内当前最漂亮的女明星甩两条街那么远。

长长的、规整的眉毛几乎快抹入了鬓角,狭长又大的眼睛,隐藏在长长的睫毛下。眼睛好像一块蓝宝石那样明亮,在内似还有一汪清泉波光流转。高挺的鼻梁下面是略薄的、红红的嘴唇。

这次吴邪是真的流口水了,他看了对方许久许久,直到口水滴到了他的脚面上他才发觉自己又失礼了。吴邪一边红着脸,一边用袖子擦着自己的口水,心想自己的傻样儿都被人看光了。但愿对方不要嫌弃自己才好。

“我叫吴邪,你叫什么名字?你会说话吗?”吴邪问道。

“…….”人鱼不语,漠然地看着吴邪。

“我叫吴邪”,吴邪指了指自己。又指了指对方,一字一句的说道“你叫什么名字?你会说话吗?”

“饭(放)……我……做(走)……”,人鱼的嘴巴动了动,似说话有些困难。

“饭我做?”吴邪有些疑惑,怎么突然扯到做饭了呢?他还要做饭了?你会做人类的饭吗?

“那个……饭还是我来做吧!以后再给你做。”吴邪想到了以后两个人的关系,不仅脸红了红。

“饭(放)……我……做(走)……”,人鱼似有些着急,再次艰难地开口说道。

“好,好,你想做饭你就做吧!”吴邪说道,心想人鱼怎么这么执着要做饭呢?难道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,现在就开始要家务分工了?

吴邪看到人鱼似乎翻了个白眼儿,心中又默念了几遍人鱼的话语,忽然恍然大悟似的明白了原来人鱼说的是“放我走”啊!

“放你走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吴邪对人鱼说道。

“为……沈(什)……么?你……会苍(唱)……格(歌)……?”人鱼口齿不清地问道,似乎每一次发音,都很艰难。

人鱼是被吴邪的歌声吸引来的,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类会唱人鱼的歌呢?

吴邪这一次听懂了他在问什么?

“因为我有人鱼的血统啊!我的奶奶原来就是一条人鱼,后来与我的爷爷相爱,自愿变成了人。”吴邪眨了眨他的蓝眼睛,人鱼似乎也从吴邪的眼睛中,看到了似乎只有他们族群特有的蓝色光影,在眼底流转着。

“你放心吧!我不会伤害你的,但我要你做我的媳妇儿。”吴邪说道。

人鱼摇了摇头,说道“我……行(雄)……的,行(雄)……的……”。

吴邪心想,她说“我行的……”,她行的?她这是答应了?太好了,吴邪心中十分欢喜,脸上露出笑容来。

吴邪脸上露出的笑容,看在人鱼的眼里则十分的诡异。

“你答应啦!太好了!你放心吧!从今往后,我会永远对你好。”吴邪说道。

人鱼无奈的翻转着身子,心想老子什么时候答应你了?焦急令他嘴中只发出了咿呀呀的动静,似想要表达什么,却不知如何去说。最后只是说出“我……行(雄)……的,行(雄)……的……”。

“你别急呀!你要是不信,我吴邪可以对天发誓,会一生一世的对你好,若违背誓言,情愿葬身大海。”吴邪把胸脯拍的啪啪响。

就当吴邪的话语落下的时候,似乎引发了大海深处的某种力量,似乎一语成谶,令天地为证。

吴邪不知道,对于爱情人鱼是不可以轻易发誓的,即使他有1/4的人鱼血统也不行,一旦发下誓言,终生不可以反悔。

人鱼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,只见他脸变得更冷,神情变得十分严肃,似乎被什么气到了一样。最后口中说了一句“你……马(妈)……的……,舞(吴)……鞋(邪)”,就晕了过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作者:  哈哈哈哈,我写的小吴真可爱,我喜欢我写的小吴。

最后他终于明白了“我……行(雄)……的,行(雄)……的……”。
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已经为时已晚了。

【瓶邪】“鱼”子偕老 (一)

*ooc, 人鱼瓶X傻小子邪。傻小子强娶媳妇梗。甜,傻。短篇,略有些暗黑。不喜者请自动绕行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

(上)

蔚蓝的大海上一望无际,只有一艘小船孤独的漂浮着。九月的天气依然炎热,但有海风吹过,将炎热吹走,将凉爽送来。

小船像风中树叶一样,随着海浪上下浮动着。这几天的天气晴好,并无大的风浪。

吴邪带着草帽,坐在小船中,看着大海,口中吟唱着奇怪的歌曲,歌曲音调奇异,带着迷离与空灵,唱到高音的时候,似有穿透性,好似可以击穿海浪,直达海底。低音又似咒语般,隐含着某种召唤,令听到的生物心神荡漾,目眩神迷。

他的声音有些嘶哑,因为他已经连唱三天了。他在唱人鱼之歌,他想召唤来一只人鱼,想与之共结百年之好。

歌曲是他奶奶教他唱的,因为他奶奶就是一只人鱼,吴邪的血管里流有四分之一的人鱼血。姣好的面容,奇异的水性,喑蓝色的瞳孔,都显示着跟一般人的不同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吴邪的家族居住在海边的小村庄中,偏僻遥远,世代以打鱼为生。

吴邪22岁了,像他这个年纪,绝大多数人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,可是吴邪却偏偏不着急。家里人给他介绍了无数个对象,可是他却没有一个中意的。因为在他心中也想像爷爷一样,找一个和奶奶一样的人鱼共度余生。

说起他奶奶是人鱼的事儿,村里的人都认为是别人编造的故事,有人问起的时候,吴家也声称是谣言。但是,真正的吴家人却知道这件事儿是真的,吴老太太原本确实是一条人鱼。

事情起源于一次正常的捕鱼,吴老狗一网下去,竟网住了一只漂亮的人鱼,之后,发生了什么,吴邪追问他爷爷,吴老狗也仅仅是笑着摇头,不再说一字。

奶奶与爷爷的故事让吴邪十分羡慕,吴奶奶也十分的漂亮,皮肤特别的白皙,还有着海一样的暗蓝色眼睛。年轻的时候,传说比老上海女明星还要漂亮,现在虽然是暮古的年龄,但也是风采依旧,看上去好比四、五十岁的妇人。

吴邪暗暗发誓,今生一定也要捕一条人鱼作为伴侣,共度一生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吴邪将船行驶到西沙群岛的附近,这片海域是传说人鱼出现频率最多的地方。他每隔5个小时收一回网,虽然打到了许多珍贵的鱼,但是并没有捕到传说中的人鱼。吴邪有些失望,看着空空如也的渔网,他不仅叹了一口气。

渔网是吴邪手工编制的,十分结实。一般的渔网是尼龙丝制作的,捕普通的鱼没有问题。而想要抓到传说中的人鱼,就不能用一般的网。传说人鱼的爪子很锋利,指甲如刀一样,一下子就可以切开渔网,逃之夭夭。而吴邪编制的渔网,材料选择进口的钓鲨鱼的鱼线,鱼线当中裹有钢丝,单根儿的鱼线就能承重几十斤,整个网子哪怕是重几吨的鲨鱼也挣脱不开。

吴邪看着手中的渔网不仅有些心疼,因为材料费很贵,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。为了能够抓到一条人鱼,他编了几乎100多米来长的渔网。

……

…………

第四天早晨,吴邪再一次拉起网子,突然发现渔网变得十分沉重,白色的浪花翻滚,似有一种力量与他对抗。吴邪知道他捕到了一个大家伙,他不仅兴奋起来。

浪花翻滚得十分厉害,吴邪隐隐的看到有一个硕大的鱼尾在翻动着,挣扎着,试图想要挣脱开渔网。吴邪怎么会让他跑掉呢?他使出了他全身的力量去拖动网子,但海里的东西好像比他力量大,吴邪几乎要被他拖进海里了。

吴邪有些生气,他一边拽着网子不让网里的东西逃脱,一边快速的将渔网挂到了电动起网器上,按下了开关儿。虽然网里的家伙力量很大,但渔网还是慢慢的被拉起。

吴邪终于看清了他捕到的东西是一只人鱼时,不仅兴奋得大跳起来,高兴地大声喊着“终于抓到了!我抓到了一条人鱼,哈哈哈哈……我有媳妇儿啦!我抓到媳妇儿啦!”。

网里的人鱼挣扎得非常厉害,但他看到捉到他的人是一个手舞足蹈的,神色癫狂的青年时,好看的眉毛紧蹙了一下。他好像听懂了吴邪的话语,脸上的表情更是凝重。

之后他看到一张凑近的大脸上,一双发光的、色迷迷的眼睛看向自己,和那已经快要流出口水的嘴角时,他好像意识到了将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……

…………

“哈哈哈哈,……哈哈…………哈!…………嗯!”吴邪停住了笑声。他突然看到,被他网住的人鱼表情怎么有一种……嗯……嫌弃?……,像是看到二傻子的表情呢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

作者吐槽:  老张心里想,我怎么就被一个二傻子捉到了呢?

现实中的小伙伴可千万不要学啊!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这篇小文仅仅是一个有些暗黑的童话类故事,开心就好了!

《水下三十米》第二话

吴邪终于被小哥抓走了……

吴邪: 救命啊!
小哥: 我来救你……
我怕的就是你呀!

5个长图,向下滑,向后滑。


这个图不知道能不能发出来?发发看看吧!不能发的话去微博发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