谪仙

基本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自在随意,佛系,这个号只发盗墓cp,盗墓同人。另一个号天命玄鸟,瞎写乱扯。

【瓶客】张家男人 (上)

*张起灵Ⅹ张海客   如题,有雷,接受不了的慎入,虐死人不偿命的那种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张起灵和吴邪滚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气喘嘘嘘了,张起灵迫不及待的扒光吴邪的衣服,亲吻着他身体的每一处,纤细的脖子不比女人,但光滑且又粗广,胸膛也没有饱满的ru房,但肌肉精瘦,付有韧性。

两个人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,但当张起灵亲吻到吴邪的肋下时,他愣住了,他记得那个地方有一块浅浅的云形胎记,但现在那个胎记怎么没有了?张起灵仔细看了看那块儿皮肤,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“吴邪,你这个地方有胎记吗?”张起灵抚摸着吴邪肋下的那块儿皮肤说道。

张起灵的手指弄得吴邪有些痒,吴邪笑了一下,“没有啊!”

张起灵身体变得僵硬起来,停下了一切的动作。不对……不对!

他明明记得,第一次与吴邪滚床单儿的时候,他在他身上看到了那块胎记。因为胎记是云朵形状的,所以让他印象深刻。现在怎么可能不见了呢?

张起灵面色突然变得冰冷,慢慢的爬起身来。

吴邪被张起灵的突然举动弄得有些不开心,下身的xing器己经立得很高,上面儿已经流出了液体,这让他气血翻滚。吴邪看到张起灵冰冷的面色,心想你他娘的现在后悔啦?

“吴邪,以前我们shang过床吗?”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问道。

“啥玩应?没有啊!”多年的恋情,终要修成正果,这临门一脚的亲密行为让吴邪无比的看重。这是他们第一次shang床,以前也仅仅是拉拉小手而已。吴邪不知道张起灵为什么要这么问?

看吴邪的眼睛不像说谎的样子,张起灵的脸冷的都快滴出水来了,下床开始穿衣服。张起灵记得这不是他与吴邪第一次shang床,是第二次,可吴邪却说他们从来没有shang过床,这是怎么回事儿?那么,第一次与他滚床单的人是谁?

看张起灵开始穿衣服,吴邪真的生气了,心想妈的,老子都躺平认操了,你他娘的现在到怂了,张起灵,你玩儿我呢!

“张起灵,你他娘的几个意思?老子裤子都脱了,你现在说你不干了?”

“抱歉!”张起灵说道。

吴邪的脸都绿了,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,“张起灵,你行,之后即使你光着身子追我两公里,我回一次头,算我是流氓……”之后,吴邪快速的穿上裤子,拿上衣服,冲出了门外。

张起灵瘫坐在床上,心里对吴邪也感觉是万分的抱歉。但他无法再继续下去了,他必须把那件事情弄清楚。

……

他开始回忆,那是十几年前事,他们刚从蛇沼鬼城回来,他那个时候神智恍惚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后来在医院里疗养了一阵,精神变得好了起来,但也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。

那是一天晚上,一个和吴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以吴邪的身份将他带到一个宾馆里。之后“吴邪”问自己了一些事情,问的问题他记不清了,但是后来,自己好像犯病了,那个人就将自己抱住了安慰了很久,再之后不知谁亲了谁,再之后就发生了……

虽然有好多事情张起灵已经记不清了。但是这件事情却让他记忆深刻,无法忘记。他记得那晚,他亲吻了那块胎记无数遍。

那个人到底是谁?

……

之后的几个月里,张起灵调查了所有可能性的人,即使是王盟这样的小崽子,他也调查过了,都不是。

最后,张起灵想起了可能性最小的一个人――张海客,张起灵犹豫了一下,但他还是打电话把他约了出来。

张海客见张起灵冷着一张脸,心想谁又惹这个冷王不高兴了。

“族长好!”张海客顶着吴邪的一张脸笑着向张起灵打了个招呼。

张起灵二话不说,伸手直接要撩张海客的衣服。张海客见状,用手一挡,说道“族长,你这是干嘛呀?”

张起灵坚持要做的事情,谁又能够阻止呢?可是张海客就是铁了心的不让张起灵撩自己的衣服。一来二去,拆招换式,两个人竟打了起来。

“族长,有话好好说,怎么还动手动脚的呢?这让外人看到,对你的声誉该多不好啊!”张海客劝说道。

“……”张起灵不言。

最终张海客双手被反置地摁在了墙上,张起灵撩开了张海客的衣服,终于看到了他一直寻找的那个云形胎记,张起灵突然感觉有一万头草泥马在自己的脑中跑过。

“……那天晚上是你,对不对?”张起灵问道。

“……你说什么我听不懂……”张海客回答道。

张起灵摸着那个云形胎记,又看了看那张和吴邪一模一样的脸。心中五味杂陈,最最不可能的一个人,却成了最真实的那个人。

“为什么?”

张海客从张起灵的眼中看到了不解,郁闷,悔恨,以及无尽的难以置信。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,他闭了闭眼,努力的让自己装出一副无辜的神情。

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快点放开我!”张起灵的触碰让张海客浑身颤抖,那不高明的伪装,正在被这种碰触慢慢的撕裂。似心中的什么东西在被唤醒。

“说,你为什么把脸整得和吴邪一模一样?你有什么目的?”张起灵的语气变得冷峻起来。

“什么目的?”张海客自嘲的笑了起来,是目的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让他觉得十分好笑。

“你说我什么目的?”张海客反问道,语气似乎变得凄凉。

张起灵一拳打在他的肋下,这让张海客疼的立即弓起了身,接着又是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腿上。再接着就是一顿不客气的胖揍。

“那天是不是你?”张起灵将张海客从地上提了起来,身体挨着身体,将张海客抵在了墙上。

“满足族长的欲望,也是我们张家人的职责。”张海客似乎终于说出了实话。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,都告诉你了。”

“你说谎!”

“怎么?我说实话你也不信了。”张海客自嘲的笑着。

张起灵不相信张海客的话,他想不通,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个可笑的理由,轻易并甘愿栖身在另一个男人之下?除非……

他近距离地看着顶着吴邪脸的张海客的眼睛,他发现此时的张海客一点儿都不像吴邪,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似乎在躲闪着他的注视,似乎有一种东西在眼底深深躲藏着,闪烁着,似乎轻轻的一个勾引就可令它呼之欲出,诉说它主人心中的秘密。

一股水汽也要从张海客的眼中弥漫出来,他别开的脸,不再与张起灵对视。

“为什么不敢看我?”强势的张起灵用手将张海客的脸别正,强迫他与自己对视。但张海客将眼紧紧的闭上,似乎如果他不闭上,眼底的那个东西就会自己冲出来,诉说他的秘密。

一切不言而喻。

“什么时候有这个念头了?”张起灵问道。

“……一百年前……就有了。”张海客缓缓的回答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说?”

“这种事情……让我怎么能够……说得出口?”张海客神情痛苦。

除了近几十年社会变得开放,以前社会封建又保守,即使两个异性的人相互心仪,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表露出来,更何况是男人之间的爱慕之情,而且还是张家的男人。

张家的男人是没有爱情可言的,一切都以留存为目的,婚姻就是为了传宗接代。同xing恋在族中是严格禁止的。况且张海客看上的人还是族长大人,纯正的血脉是不允许断流的。

张海客神情哀伤,喉结滚动,嘴唇颤动了一下。似有一些话他想要说出,却又生生的被扼杀在喉咙当中。

这神情让张起灵有些动容,他不仅想起了张海客原来的面貌。张海客原有着一张俊逸的脸,要比现在这张脸要好看多了。远山般的长眉快要没入鬓角,狭长的双眼闪动着灵动的光彩,有别于张家人的死气沉沉与寡冷算计。高高的鼻梁,以及和他有着一样的略薄的双唇,见到自己总是弯弯地笑着。

…………

回忆将张起灵带到了从前,那时他还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儿,孤独的一个人在天井中望天儿。

“喂,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小孩儿吗?”张起灵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一头的男孩子走了过来,向自己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张起灵不语,接着看他的天。

“天上有什么让你看的这么出奇?让我也看看……”小孩儿童声童气的说道,并仰头向天空看去。

“什么都没有嘛?”小孩儿有些失望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叫张海客,张家外族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小孩儿将头靠近了张起灵。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不说话呢?你是哑巴吗?”小孩儿不解的问道。

小张起灵看向了小张海客,依旧没有说话。族中很少有小孩和自己说话,见到自己也会骂自己野种。

“我父亲回族里办事要一些时间,这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玩儿吧!”

从没有小孩儿愿意和自己玩儿,小张起灵张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好看的小哥哥。

“我跟你讲,外面的世界可好玩儿了……”

两个小孩儿坐在走廊的拐角处,一个小孩儿说得口沫横飞,一个小孩儿默默地听得津津有味……那个爱说的小孩儿不时传来铜铃般的笑声……

……

“我有空的时候还会找你来玩,你等我喔!……”

我等你,小小的张起灵在心中说道。

之后,张海客会时常到主屋当中找张起灵玩儿,讲一些他不知道的好玩儿事情,也会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给张起灵。

……

---

评论(2)

热度(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