谪仙

基本就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,自在随意,佛系,这个号只发盗墓cp,盗墓同人。另一个号天命玄鸟,瞎写乱扯。

一次误操作(上)

根据重启漫画第15话改编,ooc,那个时候看到这个场景,就想如果吴邪和胖子铲到小哥的头会是怎样?条漫,往下滑。

吴邪:小哥,别死!
小哥:吴邪,你个驴粪球球的……呃……

哈哈哈哈!😂😂😂还有下篇哦!

《盗墓笔记》张起灵,吴邪
想写一篇关于内裤的小文,还没想好,但先把图画出来了。

【瓶客】张家男人 (上)

*张起灵Ⅹ张海客   如题,有雷,接受不了的慎入,虐死人不偿命的那种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张起灵和吴邪滚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气喘嘘嘘了,张起灵迫不及待的扒光吴邪的衣服,亲吻着他身体的每一处,纤细的脖子不比女人,但光滑且又粗广,胸膛也没有饱满的ru房,但肌肉精瘦,付有韧性。

两个人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,但当张起灵亲吻到吴邪的肋下时,他愣住了,他记得那个地方有一块浅浅的云形胎记,但现在那个胎记怎么没有了?张起灵仔细看了看那块儿皮肤,没有任何的问题。

“吴邪,你这个地方有胎记吗?”张起灵抚摸着吴邪肋下的那块儿皮肤说道。

张起灵的手指弄得吴邪有些痒,吴邪笑了一下,“没有啊!”

张起灵身体变得僵硬起来,停下了一切的动作。不对……不对!

他明明记得,第一次与吴邪滚床单儿的时候,他在他身上看到了那块胎记。因为胎记是云朵形状的,所以让他印象深刻。现在怎么可能不见了呢?

张起灵面色突然变得冰冷,慢慢的爬起身来。

吴邪被张起灵的突然举动弄得有些不开心,下身的xing器己经立得很高,上面儿已经流出了液体,这让他气血翻滚。吴邪看到张起灵冰冷的面色,心想你他娘的现在后悔啦?

“吴邪,以前我们shang过床吗?”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问道。

“啥玩应?没有啊!”多年的恋情,终要修成正果,这临门一脚的亲密行为让吴邪无比的看重。这是他们第一次shang床,以前也仅仅是拉拉小手而已。吴邪不知道张起灵为什么要这么问?

看吴邪的眼睛不像说谎的样子,张起灵的脸冷的都快滴出水来了,下床开始穿衣服。张起灵记得这不是他与吴邪第一次shang床,是第二次,可吴邪却说他们从来没有shang过床,这是怎么回事儿?那么,第一次与他滚床单的人是谁?

看张起灵开始穿衣服,吴邪真的生气了,心想妈的,老子都躺平认操了,你他娘的现在到怂了,张起灵,你玩儿我呢!

“张起灵,你他娘的几个意思?老子裤子都脱了,你现在说你不干了?”

“抱歉!”张起灵说道。

吴邪的脸都绿了,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,“张起灵,你行,之后即使你光着身子追我两公里,我回一次头,算我是流氓……”之后,吴邪快速的穿上裤子,拿上衣服,冲出了门外。

张起灵瘫坐在床上,心里对吴邪也感觉是万分的抱歉。但他无法再继续下去了,他必须把那件事情弄清楚。

……

他开始回忆,那是十几年前事,他们刚从蛇沼鬼城回来,他那个时候神智恍惚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后来在医院里疗养了一阵,精神变得好了起来,但也时而清醒,时而迷糊。

那是一天晚上,一个和吴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以吴邪的身份将他带到一个宾馆里。之后“吴邪”问自己了一些事情,问的问题他记不清了,但是后来,自己好像犯病了,那个人就将自己抱住了安慰了很久,再之后不知谁亲了谁,再之后就发生了……

虽然有好多事情张起灵已经记不清了。但是这件事情却让他记忆深刻,无法忘记。他记得那晚,他亲吻了那块胎记无数遍。

那个人到底是谁?

……

之后的几个月里,张起灵调查了所有可能性的人,即使是王盟这样的小崽子,他也调查过了,都不是。

最后,张起灵想起了可能性最小的一个人――张海客,张起灵犹豫了一下,但他还是打电话把他约了出来。

张海客见张起灵冷着一张脸,心想谁又惹这个冷王不高兴了。

“族长好!”张海客顶着吴邪的一张脸笑着向张起灵打了个招呼。

张起灵二话不说,伸手直接要撩张海客的衣服。张海客见状,用手一挡,说道“族长,你这是干嘛呀?”

张起灵坚持要做的事情,谁又能够阻止呢?可是张海客就是铁了心的不让张起灵撩自己的衣服。一来二去,拆招换式,两个人竟打了起来。

“族长,有话好好说,怎么还动手动脚的呢?这让外人看到,对你的声誉该多不好啊!”张海客劝说道。

“……”张起灵不言。

最终张海客双手被反置地摁在了墙上,张起灵撩开了张海客的衣服,终于看到了他一直寻找的那个云形胎记,张起灵突然感觉有一万头草泥马在自己的脑中跑过。

“……那天晚上是你,对不对?”张起灵问道。

“……你说什么我听不懂……”张海客回答道。

张起灵摸着那个云形胎记,又看了看那张和吴邪一模一样的脸。心中五味杂陈,最最不可能的一个人,却成了最真实的那个人。

“为什么?”

张海客从张起灵的眼中看到了不解,郁闷,悔恨,以及无尽的难以置信。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,他闭了闭眼,努力的让自己装出一副无辜的神情。

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快点放开我!”张起灵的触碰让张海客浑身颤抖,那不高明的伪装,正在被这种碰触慢慢的撕裂。似心中的什么东西在被唤醒。

“说,你为什么把脸整得和吴邪一模一样?你有什么目的?”张起灵的语气变得冷峻起来。

“什么目的?”张海客自嘲的笑了起来,是目的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让他觉得十分好笑。

“你说我什么目的?”张海客反问道,语气似乎变得凄凉。

张起灵一拳打在他的肋下,这让张海客疼的立即弓起了身,接着又是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腿上。再接着就是一顿不客气的胖揍。

“那天是不是你?”张起灵将张海客从地上提了起来,身体挨着身体,将张海客抵在了墙上。

“满足族长的欲望,也是我们张家人的职责。”张海客似乎终于说出了实话。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没有为什么,都告诉你了。”

“你说谎!”

“怎么?我说实话你也不信了。”张海客自嘲的笑着。

张起灵不相信张海客的话,他想不通,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因为那个可笑的理由,轻易并甘愿栖身在另一个男人之下?除非……

他近距离地看着顶着吴邪脸的张海客的眼睛,他发现此时的张海客一点儿都不像吴邪,那双好看的大眼睛似乎在躲闪着他的注视,似乎有一种东西在眼底深深躲藏着,闪烁着,似乎轻轻的一个勾引就可令它呼之欲出,诉说它主人心中的秘密。

一股水汽也要从张海客的眼中弥漫出来,他别开的脸,不再与张起灵对视。

“为什么不敢看我?”强势的张起灵用手将张海客的脸别正,强迫他与自己对视。但张海客将眼紧紧的闭上,似乎如果他不闭上,眼底的那个东西就会自己冲出来,诉说他的秘密。

一切不言而喻。

“什么时候有这个念头了?”张起灵问道。

“……一百年前……就有了。”张海客缓缓的回答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说?”

“这种事情……让我怎么能够……说得出口?”张海客神情痛苦。

除了近几十年社会变得开放,以前社会封建又保守,即使两个异性的人相互心仪,也不会明目张胆的表露出来,更何况是男人之间的爱慕之情,而且还是张家的男人。

张家的男人是没有爱情可言的,一切都以留存为目的,婚姻就是为了传宗接代。同xing恋在族中是严格禁止的。况且张海客看上的人还是族长大人,纯正的血脉是不允许断流的。

张海客神情哀伤,喉结滚动,嘴唇颤动了一下。似有一些话他想要说出,却又生生的被扼杀在喉咙当中。

这神情让张起灵有些动容,他不仅想起了张海客原来的面貌。张海客原有着一张俊逸的脸,要比现在这张脸要好看多了。远山般的长眉快要没入鬓角,狭长的双眼闪动着灵动的光彩,有别于张家人的死气沉沉与寡冷算计。高高的鼻梁,以及和他有着一样的略薄的双唇,见到自己总是弯弯地笑着。

…………

回忆将张起灵带到了从前,那时他还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儿,孤独的一个人在天井中望天儿。

“喂,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小孩儿吗?”张起灵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一头的男孩子走了过来,向自己问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张起灵不语,接着看他的天。

“天上有什么让你看的这么出奇?让我也看看……”小孩儿童声童气的说道,并仰头向天空看去。

“什么都没有嘛?”小孩儿有些失望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叫张海客,张家外族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小孩儿将头靠近了张起灵。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不说话呢?你是哑巴吗?”小孩儿不解的问道。

小张起灵看向了小张海客,依旧没有说话。族中很少有小孩和自己说话,见到自己也会骂自己野种。

“我父亲回族里办事要一些时间,这段时间我们在一起玩儿吧!”

从没有小孩儿愿意和自己玩儿,小张起灵张着大大的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个好看的小哥哥。

“我跟你讲,外面的世界可好玩儿了……”

两个小孩儿坐在走廊的拐角处,一个小孩儿说得口沫横飞,一个小孩儿默默地听得津津有味……那个爱说的小孩儿不时传来铜铃般的笑声……

……

“我有空的时候还会找你来玩,你等我喔!……”

我等你,小小的张起灵在心中说道。

之后,张海客会时常到主屋当中找张起灵玩儿,讲一些他不知道的好玩儿事情,也会带一些稀奇古怪的小东西给张起灵。

……

---

【瓶客】张家男人(下)

*张起灵Ⅹ张海客   如题,有雷,接受不了的慎入,虐死人不偿命的那种。
改为上,下,二篇。
-----

回忆又将张起灵带到他第一次放野的时候。那时他13岁,张海客15岁。

“什么?你要自己一个人去放野?”张海客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。

“你这么小,怎么可以一个人走?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?和我一组吧!我罩着你。”张海客表现出了一幅我是老大,照看小弟是天经地义的不容反驳的神情。

在之后的行程当中,他们一路艰辛,走了好多地方都没有发现古墓,身上的钱也花光了。最后,他们不得不到菜地里边去偷点菜来充饥,也会趁人不备,到人家里偷点儿粮食,作为路上的干粮。

在寒冷的夜晚,他们会在四面漏风的破屋中,紧紧的靠在一起互相取暖。那会张海客总会说一些安慰的话,让张起灵觉得好受一些。

那个时候张起灵管张海客叫做哥,张海客对别人也说张起灵是他弟弟。

…………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张海客不再称呼张起灵弟弟了,而是叫他族长。而张起灵也不再称呼张海客为哥了,而是直呼他名。
……
……

“族长,有件事情你想知道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……关于你的母亲,她可能还活着……”

……
在天z台上,张起灵亲手为他母亲举行了天z仪式,而张海客就在张起灵的后面,看着张起灵做完这一切。

张海客看到了张起灵流泪的面容,心中悲切,拿起了锤子和凿子,为张起灵雕刻了一座哭泣的石像。

张起灵他不知道。

事实上,张起灵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,这100年间,张海客在张起灵的背后做了很多很多事。

他不知道,张大佛爷为难自己的时候,是张海客在背后搞鬼与张大佛爷周旋。他不知道,在滇南地区他失去了他的踪影,有一个人发了疯般的寻找。

他不知道,在张家古楼的时候,是张海客救了沉在水里的吴邪。他不知道,在云顶天宫,吴邪和胖子他们都走了之后。他一个人在青铜门前等待他足足有三个月。最后没有粮食,只能食用人面鸟肉来维持生命,全身上下被抓的满身伤痕,也不肯下山。

他不知道,从蛇沼鬼城回来的时候,有一个人一直跟随在他们的身后,看到失去记忆后的张起灵让他有多么痛心。

他不知道,张海客从蛛丝马迹中查觉到他和吴邪之间有恋情,他是多么的撕心裂肺,与肝肠寸断……

他一个人整整喝了三大瓶烈酒,红着眼,拿着屠刀一个人干掉了10个企图埋伏在医院周围,想趁机偷袭吴邪和张起灵的汪家人。

……

那天晚上,张海客将张起灵带到了宾馆当中,他想看看张起灵恢复的怎样?他装吴邪装的很像,没有人可以认出来。他看到张起灵时而清醒,时而糊涂。就问了一些问题,但不知道哪个问题触动了张起灵,让他犯了病。

张起灵浑身颤抖,眼神儿呆滞,好像在害怕着什么,口中也在说一些无人能听懂的呓语。看到这样的张起灵,一股巨大的痛苦将张海客包围,他看不得这样的他,他看过他落魄,看过他虚弱,甚至看过他哭泣,但他从来没有看过他害怕。

他一把抱住了张起灵,像哄小孩儿一样,抚摸着他,用轻柔的话语安慰着他,告诉他不要害怕,不要怕,有哥哥在……

张起灵似乎清醒了一些,看到了抱着自己的人是“吴邪”,他们两个人离得是这么的近,变得是这么样的亲密,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。张起灵亲吻了“吴邪”的嘴唇一下,“吴邪”愣住了,之后任凭张起灵的舌在自己的口腔中翻滚侵略。

“吴邪”他没有办法推开张起灵,他的身体在颤抖,理志在呼喊不可以这样,张起灵他现在抱着的是吴邪,不是自己。可是,他心中的那个东西却让他自己无法动弹,不容他拒绝。

那晚,毫无经验的张起灵要了他很多次,弄的他很痛……可张起灵的口中呼唤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……吴邪……

一个人感觉到了……心……好痛……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他们还是原始的那个姿势,张起灵用身体抵着张海客依靠着墙。

张起灵用眼神儿描画着张海客脸上的骨,似乎在寻找他以前的音容相貌。张起灵小声儿的,轻轻的喊了一声“……哥……”

这一声哥,似乎喊到了张海客的心里。让那个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东西,破土而出,无法遁形。

“……弟……”,百年不曾流过的眼泪,顷刻流了下来,在皎洁的月光下,好像人鱼的眼泪瞬间变成了珍珠,珍贵无比。

张起灵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,问道“疼不疼?”

张海客以为张起灵在问他整容削骨疼不疼?回答道“打了麻药,没有知觉。”

“我是问,你疼不疼?”

张海客明白了张起灵在问什么?

“……疼死老子了……”

两个人紧紧的相拥在了一起。这个拥抱无所谓情爱,无所谓恩怨,更也无所谓对错。仅仅是,能抱着你真好……

此刻,有一个人感觉到一百年的守护与陪伴值了。

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你来晚了,我不可能放弃吴邪的。”张起灵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说道。

“我知道……”张海客也面无表情地回答道。老子一百年都等了,还在乎那五十年……

……

…………

半年之后,福建雨村的一个清晨,一阵吵闹引起了吴邪和胖子注意。原来经常和他们吵架的那位大姐搬家了,新的住户是一个陌生的,年轻的俊逸男人。长长的眉毛,没入鬓角,狭长的眼有神且灵动,高高的鼻梁下,薄薄的嘴唇在弯弯的笑着。

“我姓张,是你们的新邻居,以后还要多多的来往……”那个年轻的男人和吴邪,胖子握着手。

张起灵被声音吸引了出来,看到这个男人,不仅一下愣住了,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。嘴唇动了动,用无人可闻的声音叫了一声“……哥…!…”

这句轻声的呼唤,似乎只有那个年轻男人听到了。那个年轻男人对他点了点头,笑了笑,薄薄的嘴唇似乎也动了一下,好像在说“……弟!……”

(完)

-----
作者碎碎念: 真的好喜欢这篇,虽然有的人可能接受不了别的cp。但是,他们两个也不是不可能的,愿天下有情人,终成兄弟!⁽(◍˃̵͈̑ᴗ˂̵͈̑)⁽

最后一页的情节,原文是没有的,是我加进去的,算改进吧!
3张图,别忘向后滑!每次发图,都担心会不会被吞,真累人。

有露屁股的图,不知道老福特让不让发,愁人呢!
两张图,别忘往后滑。

这是三叔写的《盗墓笔记》之外一篇小文,《记一次胖子的斗殴事件》,小文儿很短,我给改编成漫画了,两年前画的,画的不咋滴,那时手法真是很嫩呐,凑活着看吧!
在《盗墓笔记》这本书里,我第二喜欢的人物就是胖子,胖爷是唯一一个不带任何目的,全心全意,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,我感觉大家都欠胖爷一个敬礼!有时间还会画胖子的。
两张长图,别忘向后滑啊!未完,还有两发。

《盗墓笔记》张起灵

最喜欢小哥了,还记得他在青铜门前的回眸一笑吗?现在流行水墨风格的画,今天试验一下看能不能画好!